參考消息網1月11日報道 美媒稱,中國地方政府要在1月5日之前將未償還債務的統計數據上報給財政部。從媒體報道以及渠道調查來看,地方政府上報的債務總額會較2013年6月時的水平急劇上升。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1月9日報道,地方政府會希望將盡可能多的債務納入“地方政府直接債務”類別。此次上報的增量債務中有一部分是地方政府在上一次審計中通過將其上報為或有債務而有意隱藏的負債。另一部分是地方政府在2014年最後三個月獲得的新信貸額度,主要是為2015年的潛在投資需要做準備。
  市場已預料到地方政府債務規模會有所上升。但如果升幅過大,比如較2013年年中水平上升了30%,則可能對短期市場情緒產生負面影響,特別是對銀行而言。
  預計,地方政府對於基礎設施建設支出將更為謹慎。如果“絲綢之路經濟帶”以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帶一路”)的戰略未能產生足夠的“早期收穫”成果,那麼國內政府領導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急劇下降可能對基礎設施建設公司和大宗商品領域產生影響,投資者應對這兩個領域保持警惕。
  按之前財政部指示的要求,截至2014年12月31日的地方政府債務統計數據已於1月5日之前上報。媒體報道和渠道調查均顯示,地方政府上報的債務總額較2013年6月的水平大幅上升,可能出乎市場意料。
  官方經濟信息稱,很多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向省里上報兩套數據以逃避責任。這兩套數據之間的差距最大達30%。這背後的原因在於,地方政府希望把盡可能多的債務歸入“地方政府直接債務”類別。
  《華爾街日報》記者從渠道調查中瞭解到,地方政府等了很長時間,決定上報一個大數目。剔除自然增長,這次上報的增量債務有一部分是地方政府在之前的國家審計署審計中故意隱瞞的,方式是將這類債務上報為或有債務。另外一部分是2014年最後三個月獲得的新信貸額度,這些信貸是為2015年的潛在投資需要準備的。信托公司、銀行、證券公司和其他金融機構忙著為獲批的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擴大信貸額度,前提是政府承諾將這類信貸歸入直接債務。
  儘管財政部曾表示,如果省級部門的未償債務規模過大,他們的地方政府發債配額將被降低,並且相關人員將承擔責任,但是這似乎並未遏制住地方政府盡可能多報債務的勢頭。唯一的約束就是兩個比率:債務餘額占政府綜合財力的比率(需低於100%)和債務餘額占GDP的比率。這兩個指標將限制地方政府可以發行新債的上限,同時也會影響地方政府債券的利率。
  報道稱,存量債務經國務院審批後將予以鎖定,不再擴大。存量債務數字不會很快公佈。根據財政部的規定,直接政府債務可以用政府預算收入償還或者轉換成地方政府債券。其他債務的償還則面臨不確定性。非政府債務,包括一些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債券,將轉變成正常的公司債。
  2013年年中,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總規模為人民幣17.9萬億元。市場預計債務規模將有所增加,但如果規模過大,例如較2013年年中增加30%,就可能對短期市場人氣不利,尤其是對銀行。如果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總規模增加30%,意味著將達到人民幣23萬億元。
  另外,預計地方政府對基礎設施支出將更為謹慎。還不清楚2015年地方政府債券的發行規模。地方政府擔心,即使地方政府債務額度較2014年的人民幣4000億元增加一倍,仍然遠遠不能滿足新項目和到期債務替代需求。據稱,如果預算過於緊張,地方政府可能減少新建設項目數量或暫停某些項目,但尚未考慮出售國有企業資產或股權。
  報道稱,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一帶一路”戰略不能通過“早期收穫”創造充足的需求,國內政府引導的基礎設施投資大幅減少可能影響基礎設施建設公司和大宗商品領域。總體而言,過去三個月市場強勁上揚之後,投資者應當對市場面臨的潛在負面影響保持警惕。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地方債。
  
  【延伸閱讀】地方債甄別上報截止保守估算最高將達15萬億
  1月6日,全國地方債清理甄別結果已上報財政部。多家媒體預測,此次上報的地方政府性債務規模將超過2013年6月審計署發佈的數字。分析人士保守估算,此次審計的地方債最高規模將達15萬億。
  有業內人士認為,政府負有直接償還責任的規模大概是在13萬億,比2013年6月末的10.89萬億增長20%左右,且“13萬億-15萬億是個保守的數字,地方政府上報的數字肯定不止這麼多,但相關部門不會允許地方政府債務出現大規模激增,尤其是在經濟增速壓力較大,債務風險本來就已經風聲鶴唳的情況下。”
  某直轄市一名財政官員透露,當地清理甄別結束後的政府債務沒有出現激增。“國家明確地方不允許新增債務,積極化解存量債務。政府也不傻,不會去背不屬於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
  數據新鮮出爐:地方債申報糾結多報還是少報
  從上報的結果看,近期政府債務激增。此次政府債務激增的原因有三個。
  第一,儘管地方在上報數據時很糾結,但結果表明多數地方政府傾向於做大現有債務的盤子。
  地方財政及其平臺公司在上報債務時心態是左右為難。一位地方財政局人士透露:“一方面,根據地方債處置辦法的精神,未來地方政府發債‘只減不增’,所以此次上報的債務量應盡可能的多,為未來發債爭取更多空間。另一方面,未來地方政府自行發債配額肯定和政府信用掛鉤,而政府信用又與債務率密切相關,因此地方政府又希望把債務率控制在一定限度內,若上報債務過多,突破風險警戒線,將更加麻煩。”
  第二,新債舊債一起算。 有業內人士稱,“此前審計署進行債務審計時,地方政府傾向於少報債務,2013年6月之後主要在財政部系統內進行分類上報,非硬性要求,所以有漏報情況發生。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此次債務甄別後政府債務數據激增。”
  第三,多地城投公司上報真假兩套債務數據。
  江蘇省某地方城投公司的高層表示,該省財政廳要求各地務必於2014年12月15日前上報各自的地方債務甄別處置結果,目前該市已如期上報。“鑒於擔責等因素考量,自己所在的平臺公司上報了兩個數據。一是按照文件要求而甄別的地方債務數據;另一個是平臺公司所認為的真實的債務量。”他透露,以自己的情況來看,目前這兩個數據相差30%左右。
  多省存債務雷區2015地方融資平臺違約風險大幅提高
  在本輪債務甄別上報的過程中,地方政府、地方融資平臺以及相關債權人可謂“絞盡腦汁”,債權人和融資平臺希望盡可能地提高政府債務認定比例,但地方政府不願意做冤大頭。
  中債資信根據2013年審計結果估算認為,北京、山東、遼寧、湖北和海南等5個省份城投企業政府債務的認定比率超過了50%,顯著高於其餘省份城投企業全部債務中政府債務的認定比率;浙江、貴州、內蒙古、重慶和湖南等5個省份城投企業的政府債務認定比率高於40%,在全國也處於較高水平;天津、廣西、山西、安徽、江西、陝西、青海、黑龍江和吉林等省份城投企業的政府債務認定比率均低於25%。
  此外,從經營資產的角度來看,中債資信選取了957家城投企業截至2013年末的經營資產進行梳理比較,其得出的結論是:雲南、貴州、湖南、黑龍江、廣西、江西、陝西和天津等8個省份城投企業折扣後經營性資產對非政府債務的保障度在全國處於較低水平。
  綜合以上兩個指標來看,廣西、江西、陝西、黑龍江、天津等省區市可能存在較高的債務壓力,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成為2015年的債務雷區。
  43號文以及後續的各級監管文件都已經大幅度收緊了地方融資平臺的融資渠道,加之以大規模到期債務,2015年的地方融資平臺流動性風險和違約風險都將大幅提高。
  城投債走下坡路 地方政府自發自還債變身接盤俠
  由於目前地方債的甄別尚未明確,因此還沒有傳導至二級市場的存量城投債,市場上城投債的收益率並未發生明顯變化。昨日債券市場整體表現平穩,而中債銀行間國債財富指數、中證企業債、公司債指數均小幅上漲。與此同時,5年期國債期貨主力合約開盤後一度走低,收盤有所回升,較上一交易日微漲。
  有市場人士分析認為,2015年城投債將呈現“供給和需求雙降”的局面,“供給可能很大一部分會轉到地方政府自發自還債上;而需求上,因為失去地方政府隱性擔保,低風險高收益的局面不復存在”。
  在城投債式微的背景下,被視為城投債重要“接盤俠”的地方政府自發自還債備受關註。
  財政部公佈的信息顯示,2014年地方債發行總規模為4000億元,其中財政部代理髮行額度為2908億元,十省市自發自還額度合計1092億元。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去年12月在公開場合表示,2015年將進一步擴大地方政府自發自還債試點,但未披露具體省市及發行總規模。值得註意的是,10省市所有地方政府自發自還債的評級均為AAA。
  但去年地方政府自發自還試點最讓人詬病的地方在於,所有債的評級都是AAA,債券利率基本都向國債利率看齊。市場人士認為,未來地方政府自發自還債需要分出等級,否則“市場無法進行風險定價,影響需求”;預計“最遲明年有望看到低於AAA的地方債”。(騰訊財經綜合)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2015-01-06 12:09:16)
  
  【延伸閱讀】日媒:中國著手改善地方財政 表態不擔保地方債
  參考消息網12月26日報道 日媒稱,中國已著手改善地方財務問題。江蘇和新疆的地方政府明確表示,不對下屬基礎設施投資公司新發行的債券提供“擔保”。
  據《日本經濟新聞》12月25日報道,在中國,這類投資公司在地方政府支持的前提下,可輕易募集到資金,盲目進行基礎設施建設。這一新方針將通過加大發行債券的難度來解決地方政府債務過剩和投資過度的問題。
  中國將地方政府出資設立的基礎設施投資公司稱為“融資平臺”。迄今為止,地方政府多數是在沒有明確表示提供擔保的情況下,讓下屬的投資公司代為募集資金,進行公路和公共住房建設。
  本月15日,烏魯木齊市政府宣佈,該市政府百分之百出資的“烏魯木齊國有資產投資有限公司”停止發行10億元人民幣的新債券。這筆資金原計劃用於建設經濟開發區的公路,但預計難以取得效益,如得不到政府支持,償還債務也沒有指望。本月12日,常州市政府宣佈“不承擔償還責任”之後,市政府下屬的“常州天寧建設發展有限公司”決定延期發行債券。
  為對地方政府不透明的財政行為動手術,財政部要求地方政府在2015年1月5日前“報告截至2014年底的存量債務餘額”。烏魯木齊和常州的決定正是根據這一要求採取的措施。兩市通過明確表示“不擔保”,就無需將這些債券作為地方債務來計算。
  焦點是如何處理現有債務的問題。地方政府為壓縮向財政部報告的金額,如果明確表示不對現有債務“擔保”,那麼必將遭到金融機構的反對,市場很可能出現動蕩。這是因為,金融機構是以政府的支持為前提向上述投資公司提供資金的。截至24日還沒有哪個地方政府對如何處理現有債務問題表態。
  在資金制約下,地方的基礎設施投資公司將難以像以前那樣不考慮經濟效益地大規模進行投資。
  報道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審計署的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下屬投資公司“融資平臺”的債務餘額約為6.97萬億元人民幣,與2010年底相比增長40%。地方政府稱對其中約5萬億元負有明確的償還和擔保責任,其餘則是在發生危機時可能需要救濟的債務。
  地方政府總債務餘額為17.89萬億元,其中,“融資平臺”欠債約占40%,其餘則是地方政府下屬國企和各種團體的債務等。
  (2014-12-26 10:24:00)
  
  【延伸閱讀】機構預計2015經濟增速降至7% 地方債問題凸顯
  評級機構:2015年宏觀經濟悲觀 關註地方融資平臺分化
  新浪財經訊 12月17日消息 債券評級機構中誠信國際的研究觀點表明,2015年經濟進入下行通道,經濟增速預計在7%左右,房地產行業和服務行業的下行風險為經濟增長帶來了新的風險。在這一背景之下,局部債務違約風險激增,融資平臺將加速分化,對於融資平臺的信用評級體系也將發生改變。
  2015年經濟增速預計下滑至7%左右
  中誠信集團董事長、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毛振華[微博]在日前進行的中誠信2015年債券市場研討會上表示,經濟增長進入次高速階段,預計2014年全年經濟增速在7.4%左右,2015年這一數據將下滑至7%左右。
  毛振華認為,從好的方面來看,經濟結果調整效果初顯:投資、消費和外需對經濟的貢獻率正在發生變化;儲蓄率逐漸下降而消費率逐漸上升;第三產業增速也超過第二產業,受益於此就業形勢相對穩健。此外,受益於美國經濟複蘇,出口增速在經歷回落之後逐步穩定,
  另一方面,截至今年10月的數據顯示,投資增速減緩,固定資產投資增速自2013年初的高位開始下滑,至10月已經下滑至15.9%,下滑了將近10個百分點。CPI重回“1”時代也意味著通縮壓力增加,此外財政收支也雙雙下降,財政支出增速放緩至11.3%,財政收入增速緩慢降至8.2%。
  2015年中國經濟“新常態”下依然面臨多重挑戰。毛振華認為,前期刺激性政策導致中國宏觀經濟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將一直面臨“流動性泛濫”、“債務高築”、“經濟泡沫化”、“產能過剩”等問題,系統性風險難以在短期化解。在“債務-投資驅動”模式之下,償債壓力逐年增大。“預計到2015年,僅付息額度占GDP的比重就可能達到17.6%,局部違約風險上揚。”毛振華說。
  毛振華還提醒,2014年房地產市場的周期性逆轉是未來經濟下滑的新因素。同時,工業企業困難依舊,服務業的下行風險和通縮風險也是經濟“新常態”下將面臨的挑戰。
  地方政府可借債將加速融資平臺分化
  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之下,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凸顯。今年8月底預算法修正案草案獲通過、9月國務院辦公廳出台了《國務院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下稱“43號文”),上述文件明確了地方政府借債權限,地方政府債務的管理和舉債機制將逐步理順,融資平臺的分化轉型也將加速。
  中誠信國際政府與公共融資評級部總經理李燕表示,數據測算顯示2014年地方政府進入還債高峰期,到期應償還債務2.38萬億元,占總債務的21.89%,是1994年以來負擔最重的一年,2015~2017年償債比重分別為17.06%、11.58%和7.79%。根據今年前三季度數據,地方融資平臺的借新還舊率達到60.37%,同比增長4個百分點。
  李燕表示,根據43號文等文件,預計只有一小部分融資平臺債務能夠被甄別為政府性債務,這部分債務將納入預算管理,償還很有保障。但絕大部分債務還需要平臺公司通過再融資以及自身運營來償還,“債務消化是個長期的過程”。李燕表示,融資平臺依賴土地出讓償還債務,但目前土地出讓遇冷,且土地出讓與債務到期在時間上不匹配,因此短期內還只能“借新還舊”。
  李燕亦提醒關註城投債的違約風險,稱其“違約具有示範作用”。數據顯示,城投債市場近期有所波動,但收益率最終仍維持高位。43號文發佈之後,城投債收益率持續下行,但央行[微博]降息以後,AAA級城投債收益率不降反升,本月8日中證登企業債質押新政出台後,收益率加速上升,至10日已回升至43號文發佈之前的水平。
  預計未來融資平臺公司將向國有資產經營公司的轉型,這也會促使融資渠道多元化。李燕表示,融資平臺的信用水平將出現分化,對其信用實力的評價將從目前“自上而下”的推導轉變為以融資平臺自身信用為核心的判斷,股東和地方政府給予融資平臺的支持和平臺獨立償債能力將成為兩大評價要素,整個評價體系將趨向於國有企業。(新浪財經 羅丹陽 發自北京)
  文章關鍵詞: 債券市場經濟地方債
  (2014-12-17 19:57:06)  (原標題:中國地方債總額或急升30% 外媒:此前隱瞞所致)
創作者介紹

光良

ok53okgy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